亚博提款取消 巴林左旗的“养驴经”

2020-01-11 17:41:45
热度:472

亚博提款取消 巴林左旗的“养驴经”

亚博提款取消,严正声明:“商业人物”所有原创文章,转载均须获得“商业人物”授权。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,包括但不限于盗转、未获“商业人物”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,均属侵权行为,“商业人物”将公布“黑名单”并追究法律责任。“商业人物”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。

作者:郭儒逸

来源:商业人物(id:biz-leaders)

陶志富打开车门坐进来,麻利地发动汽车,然后缓缓驶上巴林左旗的街道。“抱歉啊,这辆车太旧了,连空调都没有。”他有点不好意思。说完,便带着我七拐八拐朝县城一家驴肉饭馆疾驰而去。

6月份的巴林左旗还不是太热。下午六七点左右,道路上车辆不多,一场雷阵雨正在酝酿。陶志富给我讲起这座小城的风土人情,忙碌了一天的脸上似乎看不到太多疲惫。他一会儿聊当地有名的契丹文化,一会儿话头一转,又说起他们村里最近令他头疼的琐事。等到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来,我们才急匆匆地赶到目的地。

这里是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。从北京出发,一路向东北,开车大约需要八个小时。六百多公里的路途中,大都市的喧嚣迅速褪去,海拔逐渐升高,云层降到很低。进入广袤的巴林左旗境内,草原景色变得壮美,也让我和同事们对要访谈的主人公变得更加好奇。

陶志富是巴林左旗林东镇后兴隆地村的村支部书记。他今年不到四十岁,身材微胖,精力充沛。6月10日晚上到当地这家驴肉特色的餐馆,他是要和一家有投资意向的企业洽谈合作,对方希望能参与村里目前重点发展的养驴产业。对陶志富来说,这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引进外部资金和技术的机会。

草原留给人的印象是苍茫一片,牛羊遍地。但在巴林左旗,尤其是农村地区,驴成为当地人赖以生产生活乃至脱贫致富的重要工具。统计数据显示,巴林左旗全旗2017年时毛驴养殖户就达3万余户,驴存栏量18万头,年度商品驴出栏量达8万头以上。

后兴隆地村是最早的一批“肉驴养殖”专业村之一。全国第一家养驴专业合作社——巴林左旗天龙养驴专业合作社就位于这里。截止到去年底,后兴隆地村的肉驴存栏数达921头,占到全部牲畜存栏数量的三分之一。

陶志富每天为养驴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。据他回忆,其实早年刚开始的时候,自己看好的是养牛卖牛的生意。为此,他经常从一个集市赶到另一个集市,和收牛的贩子讨价还价,希望能卖出好价钱。但这个生意并不好做,如果牛的品相不太好,就很难卖出去。而各个集市之间的远距离往返,也往往是过于折腾甚至徒劳无功。最终,陶志富只能无奈作罢。

“和牛羊相比,驴的市场价格波动没有那么大,一直都比较稳定。所以后来村里考虑产业发展的时候,就定下来肉驴养殖。”他说。

后兴隆地村的几位村民解释称,相比其他牲畜,驴比较好喂养。“它不容易闹疫病,另外还是直肠子,吃到不干净的东西很容易拉出来。但有一点,就是繁殖比较慢。”通常情况下,驴是四年三胎或三年两胎,怀孕周期大约需要12个月左右。而一头公驴驹在生下之后,还要等待8-10个月才能出栏待售。

在过去,巴林左旗的村民养驴多是用来打滚子、除草或拉犁车。毛驴容易被役使,但从来没有被作为产业来经营。当初让陶志富担忧的一点就是,村民们对养牛羊都很容易接受,但要号召大家大规模养驴,需要一个过程。“因为,没有人知道能不能赚到钱。”

2007年,东阿阿胶在巴林左旗建设原料基地。在盘踞鲁西平原的东阿县多年之后,这家以阿胶为主业的a股上市公司,在当时履新不久的秦玉峰带领下,开始进军养驴产业上游。

2008年,东阿阿胶又斥资在当地成立养驴扶贫基金会,以每户补贴1000元的方式,鼓励100户贫困户购买东阿黑毛驴进行养殖。2009年,东阿阿胶与后兴隆地村共同组建了全国首个毛驴养殖专业合作社,为养殖户提供配种等技术服务。到2012年,东阿阿胶捐资300万元,使这个地处偏僻的村庄成为“东阿阿胶希望乡村”,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接入下,修路、村容整顿,后兴隆地开始迎来不一样的面貌。

东阿阿胶希望乡村/商业人物拍摄

东阿阿胶进入巴林左旗时,年轻的陶志富刚刚担任后兴隆地村村主任。起初为节约资金,学机械工程专业出身的他,需要自己设计合作社的建筑结构,甚至包括驴槽的位置等。他说那个时候自己的压力很大。在村委会的一间会议室,他没有保留地直言感慨,“其实我一天的工资只有50元左右。我就告诉同事们,钱体现不了我们的价值,那就必须干出点事来看看。”

每到下午五六点,养驴合作社原本空旷的大院里就会挤进很多黑毛驴。村民们牵着母驴,前来接受合作社兽医的配种支持。大院里声音沸腾,等候的人们四下闲聊。这可能是后兴隆地村每天最为喧闹的时刻。

后兴隆地村养殖户/商业人物拍摄

在此之前,养驴合作社也走过一段“弯路。”成立之初,合作社既搞繁殖,也搞育肥(养肥后出售),但最后效益都不太好。“我总结发现,繁殖这个环节只有农户搞才能赚钱。由于驴的繁殖周期长,从驴怀孕到出售小驴驹,20个月左右农户可以见到回头钱。农户搞繁殖的人工、草料等成本很低,但合作社在这期间要付出更高的成本。”陶志富如此算了一笔账。而到了育肥环节,合作社与大户(驴业经纪人)相比,也不具备后者在买卖市场上的专业性,搞育肥并没有优势。

因此,以农户繁殖为主、大户(经纪人)育肥为辅,合作社统筹服务分类销售,成为近年来后兴隆地村驴业养殖的主要模式。这一模式下,目前养殖户的年纯收入已超一万元,合作社培育的“乌驴”种驴也迅速打开市场,已销往辽宁、山东、四川、安徽、山西、新疆等全国各地。

除此之外,东阿阿胶在这几年提出“养驴扶贫”的新策略,以及一二三产融合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,希望构建起覆盖毛驴养殖、交易、餐饮、旅游等全产业链集群。业内分析认为,此举不仅能够带动驴产业上游发展,帮扶当地贫困户脱贫,也可以降低下游阿胶企业原料紧缺的风险。截至目前,这一扶贫策略下的毛驴养殖示范基地,东阿阿胶在全国范围内已建有20多个。

在陶志富看来,“一头驴就是一个小银行”。过去多年,巴林左旗一直是“只养驴,不吃驴”,仅仅是南方驴肉及相关产品深加工的“廉价供货基地”,而驴的附加值始终未能挖掘。因此三产融合,是后兴隆地村延伸产业链条的必然和有利条件。

他提供的一份产业规划表显示,在三产融合中,一产肉驴养殖主要负责做大规模;二产是做好驴相关产品深加工和产品开发延伸,例如驴奶、驴胎盘和驴肉深加工、驴玩偶工艺品加工、驴皮影加工;三产则集中在特色餐饮、趣味体验、骑驴、做驴吉普、认养毛驴与旅游相结合特色旅游产业。

“如果驴产业要发展,不能一味仅在养殖上做文章,而是要把驴就地消化和产业化。这样能够带动很多村子共同来养殖,从而扩大产业规模。”陶志富说。按照规划,后兴隆地村计划今年投资300万元在村中心建设一家餐饮样板连锁店,同时搞驴肉餐饮和深加工。

这是一个被寄予厚望的样板,也被认为是实现养殖到深加工的全产业链的最直接有效的办法。

与此同时,养驴产业与精准扶贫相结合的价值正在凸显。根据行业统计,当前全国驴产业直接经济规模已达780亿元。通过活体循环开发,毛驴养殖、驴肉深加工等综合收益亦在提高,预期可以形成1000亿以上的产业规模。东阿阿胶表示,这为全国毛驴产业扶贫的长效性发展,提供了巨大而广阔的空间。

在一门心思扩充产业链之时,陶志富还面临驴皮价格波动而带来的问题。

内蒙古天龙食品公司是东阿阿胶在赤峰市的全资子公司,据一位孙姓厂长透露,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,一张驴皮能卖到3000多元,现在一张好皮子也就卖到800元。通常一张驴皮重量约三四十斤,刨除每斤五六毛钱的运输成本,目前赤峰当地每斤驴皮的价格在25元左右,这与2015年时动辄七八十元的价格相去甚远。

内蒙古天龙食品厂区/商业人物拍摄

驴皮在整驴价格中约占到三分之一,价格下行也影响到农户的养殖热情。去年,后兴隆地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村民养驴,但由于价格下跌,现在剩下约50%继续养殖。尽管由于大户养殖数量增多,全村整体养殖规模并没有太大变化,但这并没有让陶志富感到放松。

“我现在不断和养殖户沟通,其实今年市场已经在回暖,希望他们能有信心。但这还需要村民们的理解。”在一次交流间隙,他心情有点焦虑地说。

头脑活络的陶志富把目光也瞄向了其他地方。他掏出手机给我们展示在快手上的直播界面——一位村民在扮演当地的一些特色角色,希望这能给后兴隆地在网络上积攒更多人气。“刚开始就是做一些搞笑视频,等粉丝数量起来,将来我们还会考虑做和驴业相关的内容。”

除此之外,有着契丹文化这一特色的后兴隆地村,还希望继续在这上面做文章——公元916年,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在成为部落联盟首领之后,建国号为“契丹”。而当时的都城上京临潢府,就位于后兴隆地所在的巴林左旗林东镇。

于是在陶志富主导下,村里有意深度挖掘辽代遗址文化,并且将以契丹文化为主题来打造特色生态的旅游小村。按照今年计划,将选择50-100户有意愿且基本符合改造的农户,实行院落升级改造,建设以“驴肉餐饮”“农家餐饮”为特色,以辽文化为主题风格的民宿“农家乐”。整个项目预计投资将达到500万元。

东阿阿胶也在加大帮扶力度。2019年,东阿阿胶计划继续投资对“希望乡村”进行2.0升级改造,包括后兴隆地村在内将迎来进一步的技术支持和保障。而陶志富对秦玉峰的感激之情,整个走访期间则不时溢于言表。

如今,后兴隆地村整洁的外墙上涂刷着各种新式广告,显然这个地处偏远的村庄与外界的联系十分紧密。孙厂长开着车载我们去他的厂区参观,行驶在巴林左旗宽阔的街道上,他笑着说,“小城市的空气非常好,交通也不会拥挤——但想要干的好,工作节奏其实也并不慢。”

陶志富就是这样在不停奔波。当天在驴肉饭馆,他和那家企业负责人的攀谈一直持续到很晚。但巴林左旗和后兴隆地村,可能需要的正是这些人,以及包括东阿阿胶在内的众多企业,所做出的类似贡献。

*图片来自商业人物拍摄

金赞官网